萬里乘云去復來,只身東海挾春雷。

萬里乘風去復來,只身東海挾春雷。
忍看圖畫移顏色,肯使江山付劫灰。
濁酒不銷憂國淚,救時應仗出群才。
拼將十萬頭顱血,須把乾坤力挽回。


標簽: 「愛國」「抒懷

譯文及注釋

譯文
千萬里遠途我像騰云駕霧一樣去了又回,我獨自一人穿越東海往返伴隨滾滾春雷。
不忍心看到祖國的地圖變成別國的領土,怎能讓錦繡江山被侵略者炮火化成飛灰。
那濁酒哪能排解我憂心國事所灑的熱淚,國家的救亡圖存依靠的是大家群策群力。
就算是需要拼上十萬將士拋頭顱灑熱血,我也必須把這顛倒的乾坤大地拼力挽回。

注釋
日人索句:日本友人討取詩句。日俄戰爭地圖:光緒三十年(1904年),日、俄帝國主義因爭奪中國東北,在中國領土上開戰,沙俄戰敗,與日本簽訂“樸茨茅斯和約”,重新瓜分中國東北。
乘風:即乘風而行的意思。此用列子乘風的典故,兼用宗愨“愿乘長風破萬里浪”的典故(見《宋史·宗愨傳》)。去復來:往返來去。指往返于祖國與日本之間。秋瑾光緒三十年(1904年)仲夏東渡,次年春回國;是年六月再次赴日,同年十二月返國。
只身東海:指單身乘船渡海。挾春雷:形容胸懷革命理想,為使祖國獲得新生而奔走。春雷,春天的雷聲可使萬物蘇醒,故此處有喚醒民眾之意。
忍看:反詰之詞,“怎忍看”的省略。圖畫:指畫在地圖上割給日本的中國領土。移:改變。顏色:地圖上為辨認方便,把各國都涂上不同的顏色。移顏色,即指中國的領土變成日本的領土。日俄戰爭后,俄國將對中國旅順、大連灣的租借權讓給日本。
“肯使”:”豈肯使“的省略。劫灰:遭到劫掠之后的灰燼,佛家語。此處指遭到瓜分慘禍。
“濁酒”句:言其憂國憂民的愁苦之深。銷,消除。
救時:挽救時局命運。仗:依靠。出群才:指杰出的人才,出類拔萃的人物。出群,猶超群。
拚(pàn)將:舍棄。將,語助詞。十萬:泛言極多。
乾坤:天地,此指中國危亡的局勢。

參考資料:葉君遠、鄧安生.元明清詩卷.杭州:浙江文藝出版社,1994:491-493

賞析

、  此詩開頭兩句寫自己胸懷壯志,尋找救國救民的革命真理。接著四句轉入正題,就日俄戰爭圖抒發感慨。最后兩句表示詩人不惜犧牲生命,誓將用鮮血拯救祖國于水深火熱之中的決心。全詩篇幅不長,卻情辭激越,令人為之動容。光緒三十三年(1907年)秋瑾在浙江紹興起義,失敗后不幸被捕,在紹興軒亭口英勇就義,她以自己的熱血履行了自己的誓言。

  這是一首七言律詩。首聯大氣磅礴,展現出意氣風發的詩人主體形象。頷聯點出觀圖之事,從而引發對日俄橫行東北的極大憤恨。干寶《搜神記》說,漢武帝開鑿昆明池,挖到深處全是灰墨,問學識淵博的東方朔是怎么回事,東方朔說要西域人才知道。到了東漢明帝時,西域有道人來,問道人,回答是:圣經上說,天地大劫將盡,著劫燒,灰墨便是劫燒的余灰。這里借指戰火的灰燼,說豈能把大好河山給人作戰場,遭受戰火的破壞。這兩句寫憂國懷抱,渴望有救國的志士能出現,也含有以出群之才自期的意思。頸聯兩句充分表現詩人的憂國之情,并由憂國而思濟世。尾聯表達愿為祖國而拋頭顱灑熱血的崇高志向。

  全篇所寫,都是憂國的思想和救時的抱負,充滿動人的愛國激情。語言樸素自然,直抒胸臆,不假雕飾,“忍看”“拚將”“須把”等詞語的運用,將悲憤而激昂的感情,表達得淋漓盡致,勁健有力。全詩語言淺顯明快,風格剛健豪放。情愫真率,披襟見懷;字重千鈞,力能扛鼎。一腔豪氣噴薄而出,絲毫不見女兒態。

參考資料:葉君遠、鄧安生.元明清詩卷.杭州:浙江文藝出版社,1994:491-493&潘國琪.秋瑾詩《黃海舟中日人索句并見日俄戰爭地圖》試析.齊魯學刊,1978,04

創作背景

  這首詩約作于清德宗光緒三十一年(1905年)六月秋瑾第二次去日本的船上,是寫給日本銀瀾使者的。一說作于此年十二月歸國途中。作者于光緒三十年(1904年)夏天東渡日本,同年冬(一說次年春)因事返國;次年返回她在船上見到了《日俄戰爭地圖》寫了這首悲壯的詩。

參考資料:葉君遠、鄧安生.元明清詩卷.杭州:浙江文藝出版社,1994:491-493&潘國琪.秋瑾詩《黃海舟中日人索句并見日俄戰爭地圖》試析.齊魯學刊,1978,04.

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