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之宣言也,善敗于是乎興

  厲王虐,國人謗王。邵公告曰:“民不堪命矣!”王怒,得衛巫,使監謗者,以告則殺之。國人莫敢言,道路以目。王喜,告召公曰:“吾能弭謗矣,乃不敢言!鄙酃唬骸笆钦现。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。川壅而潰,傷人必多,民亦如之。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,為民者宣之使言。故天子聽政,使公卿至于列士獻詩,瞽獻曲,史獻書,師箴,瞍賦,蒙誦,百工諫,庶人傳語,近臣盡規,親戚補察,瞽、史教誨,耆、艾修之,而后王斟酌焉,是以事行而不悖。民之有口,猶土之有山川也,財用于是乎出;猶其原隰之有衍沃也,衣食于是乎生。口之宣言也,善敗于是乎興,行善而備敗,其所以阜財用、衣食者也。夫民慮之于心而宣之于口,成而行之,胡可壅也?若壅其口,其與能幾何?”王不聽,于是國莫敢出言,三年,乃流王于彘。


譯文

   周厲王暴虐無道,國人都指責他。召公報告說:“民眾承受不了了!眳柾鹾苌鷼,找來衛地的巫師,派他監視指責天子的人,衛巫報告后便殺掉他們。從此國人沒有誰敢說話,路上遇見只用眼色來示意。厲王很高興,對召公說:“我能禁止誹謗了,這些人不敢講了!闭俟f:“這是你堵住了他們的嘴巴。堵住民眾的嘴巴,比堵塞河流還要可怕。河流若被堵住而決口,傷害的人一定多,民眾也是如此。因此治理河道的人要排除堵塞,讓水流暢通,治理民眾的人要引導百姓說話。所以,天子處理政事,要讓列卿列士獻呈民間詩歌,樂官獻呈民間樂曲,史官獻呈史書,師氏進箴言,瞍者朗誦,蒙者吟詠,百工勸諫,平民的議論上達,近臣盡心規勸,宗室姻親補過糾偏,樂官、史官施行教誨,元老重臣勸誡監督,然后天子再斟酌取舍,因此政事才能施行而不與情理相違背。民眾有嘴可以說話,好比土地上有山嶺河流一樣,錢財開支就從這里產生出來;好比高低起伏的大地上有平川沃野一樣,衣服食物就從這里產生出來。能口出議論,政事的好與壞能借以反映,才可做好事而防止壞事,方能使財源旺盛、衣食富足。民眾心里所考慮的在口頭上流露出來,這是很自然的行為,怎么可以強行阻止呢?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,那末還能支撐多久呢?”厲王不聽勸告,于是國都里沒有人敢說話,過了三年,國人便把厲王放逐到彘地去了。

參考資料:佚名.勸學網.http://www.quanxue.cn/CT_RuJia/GuoYuIndex.html

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