蘭有秀兮菊有芳,懷佳人兮不能忘。

秋風起兮白云飛,草木黃落兮雁南歸。
蘭有秀兮菊有芳,懷佳人兮不能忘。
泛樓船兮濟汾河,橫中流兮揚素波。
簫鼓鳴兮發棹歌,歡樂極兮哀情多。
少壯幾時兮奈老何!


標簽: 「古詩三百首」「秋天」「樂府」「感懷」「人生」「歲月

譯文及注釋

譯文
秋風刮起,白云飄飛,草木枯黃大雁南歸。
蘭花、菊花都無比秀美,散發著淡淡幽香,但是我思念美麗的人的心情卻是難以忘懷的。
乘坐著樓船行駛在汾河上,行至中央激起白色的波浪。
鼓瑟齊鳴船工唱起了歌,歡喜到極點的時候憂愁就無比繁多。
少壯的年華總是容易過去,漸漸衰老沒有辦法!

注釋
辭:韻文的一種。
黃落:變黃而枯落。
秀:此草本植物開花叫“秀”。這里比佳人顏色。芳:香氣,比佳人香氣。蘭、菊:這里比擬佳人!疤m有秀”與“菊有芳”,互文見義,意為蘭和菊均有秀、有芳。
佳人:這里指想求得的賢才。
泛:浮。樓船:上面建造樓的大船。泛樓船,即“乘樓船”的意思。汾河:起源于山西寧武,西南流至河津西南入黃河。
中流:中央。揚素波:激起白色波浪。
鳴:發聲,響。發:引發,即“唱”。
棹(zhào):船槳。這里代指船。棹歌:船工行船時所唱的歌。
極:盡。
奈老何:對老怎么辦呢?

參考資料:任克良編 .拜城詩詞選編 :中國文化出版社 ,2010 :14 .& 李寅生著 .中國古典詩文精品讀本 上冊 :國家行政學院出版社 ,2013 :82-83 .& 霍松林著 .霍松林選集 第十卷 歷代好詩詮評 :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總社 ,2010 :3-4 .& 姜葆夫選析 .漢魏六朝詩歌賞析 :廣西教育出版社 ,1991 :4-6 .& 童輝主編 .一生最愛古詩詞 :外文出版社 ,2012 :115-116 .

創作背景

  公元前113年(元鼎四年)十月,劉徹到河東汾陰(今山西省萬榮縣西南)祭祀后土(土地神)。途中傳來南征將士的捷報,漢武帝乘坐樓船泛舟汾河,飲宴中流。身為大漢天子的劉徹,一生享盡榮華,又同常人一樣,無法抗拒衰老和死亡。宴盡之余,于是寫下此篇。

參考資料:梁時,周篤文主編;徐晉如注評.華夏之歌 中華愛國思鄉詩選:華藝出版社,2001:24&姜葆夫選析.漢魏六朝詩歌賞析:廣西教育出版社,1991:4-6&黃紹筠著.中華古典詩歌吟味:西冷印社,2001:42-43

后世影響

  漢武帝劉徹(前156-前87),是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,也是一位愛好文學、提倡辭賦的詩人,今流傳《悼李夫人賦》。明人王世貞以為,其成就在“長卿下、子云上”(《藝苑卮言》)其他存留的詩作,《瓠子歌》、《天馬歌》、《李夫人歌》也“壯麗鴻奇”(徐禎卿《談藝錄》),為詩論家所推崇。

  他的這首清麗雋永,筆調流暢的《秋風辭》,歷來為人們所稱道。此詩雖是即興之作,一波三折,抒寫得曲折纏綿。沈德潛《古詩源》卷二:“《離騷》遺響。文中子謂樂極哀來,其悔心之萌乎?”以“《離騷》遺響”觀之,乃就文辭而言,沈德潛的評價非常切實。 魯迅稱此詩“纏綿流麗,雖詞人不能過也!

賞析二

  全詩比興并用、情景交融,是中國文學史上“悲秋”的名作。

  這首詩的主題思想,歷史上有兩種不同的說法,一謂寫“樂極哀來,驚心老至”,一謂“此辭有感秋搖落。系念求仙意, ‘懷佳人’句,一篇之骨”(張玉谷《古詩賞析》卷三)。張玉谷又補充說:“以佳人為仙人,似近、乎鑿。然帝之幸河東,祠后土,皆為求仙起見,必作是解,于時事始合,而章義亦前后一線穿去”。詩中求仙之意不明說,只以“懷佳人有不能忘”一句暗點,意趣含蓄,妙在其中。

  全詩共有九句,可分作四層。

  “秋風起有白云飛,草木黃落有雁南歸”為第一層,點出季節時令特點。陣陣秋風卸白云而飛,岸邊的樹木已不復蔥郁,然而紛紛飄墜的金色的落葉,為秋日渲染了一副斑斕的背景。大雁蒼鳴,緩緩掠過檣桅。短短兩句,清遠流麗。胡應麟《詩藪。內編》卷三:“秋風百代情至之宗!鼻锶漳巳侨怂记,雖有幽蘭含芳,秋菊斗艷,然凋零的草木,歸雁聲聲,勾起漢武帝對故去的“佳人”不盡的思念之情:“蘭有秀有菊有芳,懷佳人有不能忘!贝司鋵懙睦p綿流麗乃一詩之精華,正如張玉谷《古詩賞析》卷三:“此辭有感秋搖落系念仙意。懷佳人句,一篇之骨...”明人謝榛以為,《秋風辭》之起句,出于高祖劉邦的《大風歌》的“大風起有云飛揚”【《四溟史話》】。僅從字面看,固然不錯;但兩者的境界和情韻,卻頗為異趣!按箫L起有云飛揚”,蒼莽遼闊,表現的是風云際會中崛起的雄主壯懷;“秋風起有白云飛” ,則清新明麗,蕩漾著中流泛舟,俯仰觀賞的歡情,聯系后句,其韻味更接近于《九歌.湘夫人》的“嫋嫋有秋風,洞庭波有木葉下!

  “蘭有秀有菊有芳,懷佳人有不能忘”為第二層,是作者的因景聯想和中心情思,蘭草的秀麗,菊花的清香,各有千秋,耐人品味。春蘭秋菊自有盛時,作者觀賞的情趣和心態可以相見。接著作者由對花木的觀賞,引發起對佳人的懷念,這種由物到人的移情,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是常用的手法,如屈原《離騷》有“日月忽其不淹有,春與秋其代序。惟草木之零落有,恐美人之遲暮”的句子!皯鸭讶擞胁荒芡崩锏摹凹讶恕辈粌H僅局限在字面的本身,它也可以包容了作者對事業的追求心愿,正象屈原以美人比喻自身理想的高潔一樣。

  也有觀點認為武帝于把酒臨風之際,懷念的心中“佳人”是指那位“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”的北方“佳人”李夫人。李夫人死于元狩年間,武帝思念不已,竟至于信少翁之說,夜致其形貌于宮,在隔帷佇望之中,唱出了“是邪?非邪?立而望之,翩何姍姍其來遲” 的迷茫之歌。而今七、八年過去,武帝還是不能忘懷于她,終于在秋日白云之下,又牽念起這位隔世伊人了。這兩句化用《九歌》人神相殊之境,寫武帝對“佳人” 的生死相望之思,確有魯迅先生所說那種“纏綿流麗”的韻致。

  五、六、七句“泛樓船有濟汾河,橫中流有揚素波。簫鼓鳴有發棹歌”為第三層,是泛舟中流的生動描繪,詩情重又振起,竭力描寫漢武帝泛舟中流、君臣歡宴景致。當樓船在汾河中流疾駛,潺緩的碧水,頓時揚起一片白色的波浪。在酒酣耳熱之際,不禁隨著棹櫓之聲叩舷而歌!笆捁镍Q有發棹歌”一句,正是武帝自作《秋風辭》放懷高歌的生動寫照。其蹣跚的步履,朦朧的醉態和叩舷而歌額度自得之情,悠然可見。

  八、九句“歡樂極有哀情多,少壯幾時有奈老何!”為第四層,是作者此次行幸河東,樂極哀來的深沉感慨。過分的歡樂之后,又帶給人哀怨的心緒,青春難再,老之將至,因而不得不及時行樂了。這一描狀自然景物后的思想歸結,仍沒有擺脫了古代騷人墨客的低沉情調。正象漢武帝本人一樣,既有平南越、斥匈奴、興太學、崇儒術的文治武功,又有敬神仙、請方士,因橫征暴斂至使“流民愈多,盜賊分行”的過錯(見《漢書》卷四十六《石慶傳》),所以這首《秋風辭》既有不少自然流暢,使人成誦難忘的秀句,又有嘆息人生短暫的虛無色彩。

  總結看來,首二句寫秋景如畫,三、四句以蘭、菊起興,融悲秋與懷人為一。以下各句寫舟中宴飲,樂極生哀,而以人生易老的慨嘆作結。

  此詩雖是即興之作,一波三折,抒寫得曲折纏綿,毫無直瀉無余之感。在清麗如畫的寫景中,輕輕撥動懷想家人的思弦;于泛舟中流的歡樂飲宴,發為逸興遄飛的放懷高歌;然后又急轉直下,化作年華不再的幽幽嘆息,將這位一代雄主的復雜情思,書寫的曲折而又纏綿。沈德潛《古詩源》卷二:“《離騷》遺響。文中子謂樂極哀來,其悔心之萌乎?”以“《離騷》遺響”觀之,乃就文辭而言。沈德潛的評價非常切實!肚镲L辭》之所以能以清新流麗之辭,與蒼莽雄放的《大風歌》相敵并同流傳百世,原因正在于此。

參考資料:賀新輝主編 .古詩鑒賞辭典 (上) :中國婦女出版社 ,2004 :175-177 .& 李爭光編著 .歷代奇詞怪詩鑒賞 :吉林大學出版社 ,1995 :113-114 .

鑒賞

  詩開篇寫道:“秋風起有白云飛,草木黃落有雁南歸!标囮嚽镲L卸白云而飛,岸邊的樹木已不復蔥郁,然而紛紛飄墜的金色的落葉,為秋日渲染了一副斑斕的背景。大雁蒼鳴,緩緩掠過檣桅……短短兩句,清遠流麗。

  胡應麟《詩藪·內編》卷三:“秋風百代情至之宗!鼻锶漳巳侨怂记,雖有幽蘭含芳,秋菊斗艷,然凋零的草木,歸雁聲聲,勾起漢武帝對“佳人”不盡的思念之情:“蘭有秀有菊有芳,懷佳人有不能忘!贝司鋵懙睦p綿流麗乃一詩之精華,正如張玉谷《古詩賞析》卷三:“此辭有感秋搖落系念仙意。懷佳人句,一篇之骨……”

  “泛樓船有濟汾河,橫中流有揚素波。蕭鼓鳴有發棹歌”三句,竭力描寫漢武帝泛舟中流、君臣歡宴景致。當樓船在汾河中流疾駛,潺緩的碧水,頓時揚起一片白色的波浪。在酒酣耳熱之際,不禁隨著棹櫓之聲叩舷而歌。

  緊接著卻出現了“歡樂極有哀情多”。君臨天下,當藐視一世,俯視天地之間,應慨然得意忘形爾。何來如此幽情哀音?王堯衢《古詩合解》卷一一語道破:“樂極悲來,乃人情之常也。愁樂事可復而盛年難在。武帝求長生而慕神仙,正為此一段苦處難譴耳。念及此而歌嘯中流,頓覺興盡,然自是絕妙好辭”原來,即便是君王也免不了生老病死,眼前的尊貴榮華終有盡時,人生老之將至,所有一切也會隨著死亡不復存在,所以又怎能不因為“少壯幾時有奈老何”而憂傷呢?

作者劉徹簡介

劉徹 劉徹漢武帝劉徹(公元前156年-前87年),西漢的第7位皇帝,杰出的政治家、戰略家、詩人。劉徹開拓漢朝最大版圖,在各個領域均有建樹,漢武盛世是中國歷史上的三大盛世之一。晚年窮兵黷武,又造成了巫蠱之禍,征和四年劉徹下罪己詔。公元前87年劉徹崩于五柞宮,享年70歲,謚號孝武皇帝,廟號世宗,葬于茂陵。? 16篇詩文 詳情

老子影院午夜伦手机不卡